所有快手旧版本

尹婉竹睁着红红的眼睛看着席正梃,心里莫名的心虚。

她是和席亦宁没什么,可是她和尚骞那混蛋有啊!

她很快便垂下眸子。

这是心里的一根刺,不拔出来,每次想起来,她都觉得隐隐作痛。

席老爷子明显愣了下,几乎是脱口而出:“真的?”

席正梃冷冷的看着他:“不信可以去问问席亦宁。婉竹的家教很严,与其说那两年在和席亦宁谈爱,不如说在和席亦宁交朋友。在国外,朋友之间拥抱甚至是贴面礼的都很多,您这么古板?”

“是不是真的?”

席正梃不正面回答,席老爷子就瞪向尹婉竹。

“是正梃说的这样。”尹婉竹点头。

席老爷子又瞪她:“怎么不早说?”

席老爷子还以为尹婉竹和席亦宁睡过的。

毕竟在一起两年,加上现在风气开化,年轻男女又很放得开,睡在一起正常,没睡在一起才不正常。

短发妹子身穿和服短裤手拿鲤鱼旗嬉戏写真图片

尹婉竹:“没问我。”

席老爷子:“……”

席正梃握紧尹婉竹的手指,看向席老爷子:“现在还要婉竹和我离婚?”

“离!说没发生什么,可是其他人又不知道。别人会怎么想?席家的脸都要被给丢尽了!”席老爷子冷冷的道。

席正梃扯唇:“没人和们一样古板?”

谈爱又不是结婚!

何况婉竹和席亦宁之间顶多算是柏拉图式的爱。

席老爷子:“……”

席正梃又道:“而且,消息我可以让人封锁掉,以后没人能查到这些。”

“还需要来做?”席老爷子翻白眼。

他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让人去做了。

席家丢不起这个脸。

席正梃伸手揽住尹婉竹的肩膀,将她揽在怀里,亲密无间,表明立场:“爸,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,下一次再这么蛮横的对待婉竹,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。”

席正梃是生气的,特别是在车上的时候,气得想杀人。

他的爸爸和吴伯,两个大男人怎么忍心欺负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女孩。

可一进别墅,见他爸老态龙钟,而吴伯也满头银发,到底,他的心还是软了下来。

两人加起来都快一百五十岁了,他还真没办法拿他们怎么样。

但摆摆脸色,说几句丑话,倒是可以的。

“她身份背景配不上,离婚!”席老爷子还是气哼哼的说道。

他根本不把席正梃的警告看在眼里,他才不信席正梃能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。

虽然十年没见,但前十五年是他养大的,身上流着他的血,他了解他。

“我席正梃不是席亦宁那样的孬种,需要靠着女人上位。我娶老婆,就要选我喜欢的,否则就是让总统的女儿嫁给我也不乐意。”

席正梃直接强硬的怼回去。

“……这个混小子!又没残疾了!现在必须和她离婚!等着嫁给的千金名媛数不胜数。”席老爷子吼道。

席正梃淡定回击:“可惜我都看不上。”

席老爷子:“……”

吴伯见父子俩这一句我一句,原来剑拔弩张的气氛,现在显得倒是很和谐。

他走到尹婉竹跟前,深深一鞠躬:“对不起,四少奶奶,请您原谅我刚才的无礼,还有您的母亲,没事。刚才的话,是我吓唬您的,对不住。”

那种下作的手段,他也只是说说而已,并没有真的去实施。

否则他和土匪有什么两样。

尹婉竹看着他满头的白发,哪里还能说什么,只是略微摇了摇头。

席正梃这才满意的看了眼吴伯。

这可比他爸有眼力见儿多了。

而席老爷子没想到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竟然叛变了,他气得吹胡子瞪眼:“我不同意!”

席正梃微微挑眉:“您老人家到底想怎么样?”

席老爷子冷冷的道:“必须要给她一个配得上的身份。”

尹婉竹神色平淡的看着老爷子:“您觉得什么样的身份才能配得上正梃?我的出身已经摆在这里了,我要怎么做?”

“那是的事情。”席老爷子气哼哼的道。

他要的只是结果。

这丫头倒好,竟然主动问起他来了。

尹婉竹看向席正梃。

席正梃安抚的拍拍她的肩膀,对着席老爷子道:“好,爸,给我三个月时间,我让婉竹站在和我相同的高度。”

“呵……”席老爷子白他一眼,“三个月?就吹吧。反正我告诉席正梃,和尹婉竹结婚这事,必须得隐婚,在她和站在同一高度之前,不许公布出去。”

“好。”席正梃直接答应。

“正梃……”尹婉竹拧起眉头看着席正梃。

“怎么?想当席家的少奶奶想疯了?听到隐婚,就不乐意了?”席老爷子嘲讽的看向尹婉竹。

这丫头就是心机深。

她一定猜到正梃的腿能治好,所以才在面对穆之远那小子时那么坚定。

尹婉竹抿了下唇角,没说话。

“哼!”

席老爷子哼一声。

席正梃则是安抚的搂着尹婉竹,对着席老爷子道:“爸,话是说的,等有一天,婉竹和我站在相同的高度,不能再为难她。”

席老爷子毫不在意的颔首:“当然不会。”

席正梃点头:“放心,不会让等太久的。”

席老爷子:“拭目以待。”

他倒要看看,他最引以为傲的儿子到底有什么通天的本事,能让尹婉竹在短时间能身份地位直线提高。

席正梃抬手看了眼手表:“爸,六点半了,您和吴伯现在回去刚好能赶上晚餐。”

席老爷子闻言,眼睛一瞪:“这臭小子,不请我吃顿饭?”

尹婉竹见老爷子被席正梃轻轻巧巧一句话就气得吹胡子瞪眼的,她忍不住弯了弯唇角。

看来果真是一物降一物呢!

“笑什么笑?”席老爷子立刻瞪向她。

尹婉竹刚才还在憋笑,既然老爷子都这样说了,她便大大方方的笑出来:“蛮好笑的。”

席正梃揉揉她的脑袋,看向身后的管家:“问问我爸和吴伯的口味,准备晚餐。”

说着,他揽着尹婉竹站起身来,要往楼上走。

“去哪?”却被席老爷子叫住。